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 

2021年3月20日,四川三星堆遗址公布新一轮考古发掘成果,出土的500余件重要文物中,仅有“半张脸”的金面具残片成为焦点。

 

4月12日,25岁的B站UP主“才疏学浅的才浅”(以下简称才浅),花费20万元,用500克黄金,耗时15天,敲打数万锤,用纯手工方式“复原”了这副黄金面具。这不仅引来广大网友的惊叹,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也隔空喊话才浅:到三星堆上班修文物。(封面新闻此前报道:《UP主20万买500克真黄金手工“复原”黄金面具 三星堆副馆长喊话“来上班”》)

 

时隔4个月后,8月18日,才浅又花费25万元探寻三星堆金杖制作工艺之谜,他按照自己的理解,制作出了三星堆遗址出土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。

 

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 

兑现承诺


耗时四个月“造”金杖

 

此前,才浅在发布的制作黄金面具的视频中说,如果大家还想看三星堆,视频点赞数超过100万的话,他还会把三星堆出土的金杖做出来。最终,他在B站上的视频点赞数达到了197.3万,播放次数则超过了1000万。如今,才浅也用4个月时间,兑现了他的诺言。

 

才浅说,其实,在上一次制作黄金面具的视频发布后不久,他就已经开始在准备金杖制作。相比制作面具的时间,这一次,从准备到把金杖制作出来,耗时4个月左右。

 

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 

出土于三星堆遗址的金杖,长143厘米,直径2.3厘米,重463克。金杖是用金条捶打成金皮后,再包卷在木杖上。金杖上还刻有箭、鸟、鱼、人像等图案。据专家分析,金杖极有可能是代表政治权利和宗教权利的权杖。金杖出土时,里面的木杖已经碳化,只剩外面一层金皮。

 

相较黄金面具,金杖的工艺更为复杂。“我首先要申明一下,我只是一个业余爱好者,并不是什么专家,学识尚浅,并不能做到严谨。我的目的不是仿造文物,是尽量还原它的制作方法。”才浅说,制作出来的成品,也是尽量去还原它全新时的状态。

 

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 

一波三折


制作时遇无法超越难题

 

此次,才浅准备了900克黄金。但在制作时,出现了第一个失误。才浅预想先把金条打出合适长度的金棍,然后再锤扁形成合适宽度的金带。令才浅没有想到的是,锤达到一定长度之后,在捶打宽度时,长度的变化速度已经超过预期。“所以没有办法,我只能重新制作。”

 

在第二次制作时,才浅考虑到了之前忽略的黄金成分问题。“三星堆出土的黄金制品,黄金大概占85%左右,还有接近15%的银,还有一些其他的杂质金属,这可能是受限于当时的提纯技术。”才浅说,他之前忽略,是因为担心黄金不纯,价值会下降,回收时会更加困难。“但是我了还原,我这次也掺上了15%的银。”

 

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 

经过漫长的捶打后,金条变成了长143厘米、宽7.2厘米、厚0.2到0.3厘米左右的金带。才浅说,在三星堆博物馆看过原版金杖之后,他觉得金杖像是用研磨成的细沙进行抛光的。相比做金面具时抛光使用玛瑙刀,这一次他换了一种方式。至此,才浅已经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

而制作金杖最耗时的便是上面的纹路。“我查了一下金杖上纹路的制作工艺,虽然资料比较少,但都提到了一个词,錾刻。”才浅解释说,錾刻,就是用金属做的錾子和锤子,敲打在金属表面,从而留下纹路。

 

因为錾刻一旦出现错误,便无法修改。为此,在制作之前,才浅还特地练习了这一制作工艺。他在薄铜板上,练习了将近一个月。等他觉得可以在金带上錾刻的时候,却有遇到了一个自己无法超越的难题。

 

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 

“有一天,我躺在沙发上,在手机里对比着金杖上的纹路。突然,我发现了一个令我震惊的细节。”才浅说,手机里的照片,是他第一次去三星堆博物馆拍摄的。为了更好看到细节,他又第二次去了三星堆博物馆。这一次,刷新了他对3000年前古蜀人的认知,也证实了他的猜想。

 

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 

“这哪里是一条纹路啊,而是在不到1毫米的方寸之间,錾刻了两条纹路。而且线条极其流畅工整,两条纹路相互平行,肉眼看上去几乎就像是一条线。”才浅说,在看到这一工艺的时候,不是赞叹古蜀人的技术,“而是感到深深的恐惧和绝望,就像是登山者遇上一座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山一样。”

 

此后,才浅尝试着在一毫米之内錾刻两条平行的直线,都非常困难,“更不用说还有很多的曲线和细节。”尝试各种錾刻方法之后,才浅都没能找到答案。“只要我当作没有发现金杖上纹路的秘密,按照一条线把它錾刻出来,就没有人发现。”

 

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 

另寻方法


用牛骨刀压刻精细纹路

 

但是,一想到大家的支持与期待,才浅说,他不能放弃。虽然錾刻方法行不通,但是才浅找到了其他方法。“此前,我忽略了黄金的柔软性和延展性。普通金属确实需要錾刻才能留下纹路,黄金则不需要。”

 

才浅说,从难易程度、线条粗细及线条周围情况来看,就比如鱼鳞部分,原版金杖上纹路有压划过的痕迹,并且线条中间部分也有明显的凸起。“综合这几点,我觉得更多可能是压划产生的纹路。如果能够看到金杖的横截面就能判断,因为錾刻和压划所产生的效果是有很大区别。”

 

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 

随后,才浅买回了一段牛骨,并制作成了牛骨刀。“牛骨软硬适中,不会划破黄金,也不会像玛瑙刀那样留下划痕,所以牛骨刀非常适合压刻黄金。”才浅解释说。

 

而接下来的制作,就要简单很多了。制作金杖中间的木棍,是才浅在三星堆录节目时带回的一根树棍。“用在曾经的古蜀大地上生长的树枝制作,我觉得这根金杖会更加有灵魂。”

 

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 

接下来,就是将刻好的金带裹在木杖上,才浅用到的是一种古蜀人也可以制作的胶水。“用鱼泡做成鱼鳔胶,把泡发好的鱼鳔煮上四五个小时就能熬出来了。”接下来,才浅就用鱼鳔胶将金带粘在了木杖上。

 

至此,才浅按照自己的理解,花费4个月耗时25万元,探寻三星堆金杖制作工艺之谜答案揭晓。同时,也复刻出了他心中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。

 

 

 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美钻网 » UP主“才浅”制作三星堆黄金面具后 又制作出金杖“原来的模样”

分享到: 生成海报